有桥一夕起

大战中一个报废的Tardis

【ME】我不愿让你一个人(别让我走Au){1}

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Mark,Mark?Mark!”Eduardo趴在二楼的窗户外面,不敢用力敲窗,只好小声地从缝隙里朝里喊,希望Mark此时能够刚好不在他的电脑身边,这样他才能听到自己的声音。 Eduardo第六次收起他僵硬的长腿,以避过楼下走廊里走过的人,这该死的鬼天气,太冷了。
终于,Mark脱离了电脑的掌控,听到了从窗外传来的细小声音。Mark连忙打开窗户,果然,是Eduardo。
“你待在窗户那儿多久了,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你要来,那我今晚就等你来了再编程了,你也不用在外面等上这么久。”
“我从宴会上出来的,今晚父亲出去了,我求了好久,母亲才肯放我出来,宴会上太闷了。”
“嗯,随便吧,你要喝什么?热水?” “太好了,给我吧。你又编程编到这么晚?”Eduardo双手捧着杯子,像小鹿饮水一样,把脸放在杯口上方,浅浅地喝两口,让热气散到脸上,好帮助自己冻僵的表情恢复过来。
“不然呢,你也知道the Facebook已经快要完成了,我今天和Dustin吃饭的时候突然想到要加点东西上去,所以就弄到这么晚了。”
“你加了什么上去?”
“一个关于感情状况的小标签,人们总是不愿意直接表达自己最真实的情感,他们心里藏着太多事情。虽然我认为个人隐私是很重要的,但是有时候隔阂太多会成为人们之间的障碍。the Facebook是不能有这样的障碍的,所以我加上了情感标签,你可以在上面提出你喜欢的类型,或者直接说你喜欢的人。网络是一块遮羞布,人们用它来遮掩东西,也用它来揭露东西,这就是我在做的事。”
“wow,cool。”Eduardo捧着杯子,伸直了长腿坐在Mark的床上,毫不吝啬地发出赞叹声。
“所以,好了,我已经完成了。”
“什么?什么意思?”
“我说the Facebook,我已经完成了,今晚就可以上线了。”
“真的,我说,这太快了,我还以为还得要几个月呢。” “那是那些容易被其他东西分散注意力的白痴才需要的时间,我可不是白痴。”
“哦,好吧,我能看看吗?”
“当然,来,过来,wardo。”Mark转动椅子,退离了电脑桌一些距离,以便Eduardo走过来,站在他和电脑之间,弯腰看向电脑屏幕。
“联合创始人,Mark和Eduardo Saverin,哦,Mark,这太棒了,你不会知道这对我父亲意味着什么。”
“我当然知道了。”
“Mark,你是个天才。”
“够了,wardo,这是从我认识你以来听你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但我说的是实话。”
“停下,不要那样看着我。我饿了,不知道厨房里还有没有吃的,我去看看。”
“就知道你不会记得吃饭,你看这是什么,我从宴会上带出来的。”Eduardo阻止了Mark开门出去的动作,要是一个不注意吵醒了楼下的人,叫他们发现了自己,恐怕之后一个月自己都不能获准出门了。
Mark看着Eduardo拿出来的包裹,显然里面的东西够三个人吃,即使Mark饿了快一天,也绰绰有余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你还穿着该死的三件套好不好,你是怎么带了这么多东西出来的?我刚才居然还没看到!”
“得了吧,你刚从电脑的控制下脱离出来,你能看见什么,快去洗个手,再来吃东西吧,这些至少比厨房里的豆子汤好一点。” Mark不置可否地耸耸肩,两手揣在卫衣口袋里走向了房间里的厕所,Eduardo把东西一样一样地摆到桌子上去,确实有些多了。
Eduardo抓了抓头发,他那一头用发胶固定好的头发被抓乱了,散在额头上,让本来就年轻的他显得更稚气。 Mark从洗手间出来,看见他这个样子,忍不住揶揄道,“天呐,wardo,你真的成年了吗?我上周是不是和你一起喝了酒?你到没到喝酒的年龄啊,我可不是Sean。”
“Mark,乖乖吃你的晚餐吧,我还没习惯这些发胶呢,但是papa说,这样才算长大成人了,才像个Saverin家的男人。”
“有吗?不觉得,只是比你现在这样子好一点而已。”Mark一边吃着东西,还不忘在咀嚼的间隙说话,上帝啊,他真是停一会儿都不行。
“得了吧,好像你的一头卷毛就有多成熟一样。”Eduardo愤愤地拿起一块面包咬了起来,还挑衅似的在Mark面前摇一摇,完全忘了这些食物本来就是他带来的,倒像是在和Mark抢东西吃一样。
“嘿,放开那块面包,别那么幼稚好嘛。”
“所以呢?不幼稚的人没东西吃咯。”Eduardo才不在意Mark所说的幼不幼稚的问题,反正又没别人看见,Eduardo干脆又拿了几块面包,惹得Mark扑了过来,完全忘了刚才是谁在嫌弃这样的举动很幼稚。

夜已经深了,外面甚至飘起了雪花,Eduardo看着外面的天气一脸的纠结,这样的天气下,室外温度对他可是一个很大的考验,他最是怕冷了。Mark已经从柜子里抱出了被子和枕头,“今天很晚了,外面下着雪,你要是这样走回去的话,老Saverin一定会提前送我上手术台,所以你还是在这儿待一晚吧,明天我会早点叫醒你。” “那你呢?你不睡一会儿?”
“我要看看the Facebook的运行情况,你先睡,明天我会告诉你具体情况的。”
“好吧,你别弄得太晚了。”Eduardo迅速把自己收拾好塞进被窝里。实际上这是他第一次在Mark这里留宿,但他们两个都表现得好像已经有过无数次了一样的自然。因此,即使Mark这张床并不宽敞,甚至在后半夜还多了一个人,Eduardo也没有醒来过。
窗外是夹杂着雨滴的小雪,雪花剔透但是冰冷,其中夹杂的水珠要是挨到皮肤上,更是如同冰棱一般,这个小农场已经沉在了梦境里,唯一醒着的就是檐下的路灯,仿佛被遗忘在世界边缘一样,照着跌落在地的雨雪。而二楼的房间里,两个习惯独眠的人正分享着对方的呼吸。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闹钟很准时地响起了,Mark熟练地关掉了闹钟,意识还没完全清醒过来,他在感谢那个人,感谢他允许自己改造这座房子,使得外面的鸡鸣声传不进来,保全了Eduardo的美梦。
Eduardo,对,Eduardo,Mark又清醒了些,进在眼前的是Eduardo的半张脸,另外半边埋在了枕头里。这张床有点小,即使是像Eduardo和Mark这样的身材,两个人也无法并肩平躺着,于是两个人面对面地侧躺着,颇有些别扭的睡姿却给了Mark一个一睁眼就能看见 Eduardo的机会。
Mark盯着Eduardo的嘴唇,看得见的那边嘴角微微上翘着,显然其主人正处在一个美梦中。
闹铃又响了一道,Mark下意识地关掉它,不想叫它打搅了Eduardo,却发现,这下不得不由他来叫醒Eduardo,打断他的梦境。耶稣才知道,Mark等这一天,一醒来睁眼看见的就是Eduardo等了有多久,但恐怕,只有这一次了。

Mark将Eduardo叫醒之后,继续回到了他的睡梦中,甚至没有理会Eduardo的道别,他只是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埋在昨夜同时包围着他和Eduardo的被子里。人已经走了,但至少周身萦绕的依旧是他的气息和温度,Mark确定,假如他能做梦的话,梦里也一定有Eduardo。
可惜,做梦是一种碰运气的,还要视乎身体条件的活动,而Mark,他的医生绝不会允许他焦虑到做梦的程度,不论是美梦还是噩梦,他的身体情况被严格地监控着。 所以Mark醒来的时候,没有残梦供他回忆,他侧着的身子旁边Eduardo留下的温度也已经冰冷了。Mark愣了一会儿,视线空茫茫的,直到瞥见桌上的食物残渣才确信昨晚这件屋子里确实有两个人,他和他深爱的Eduardo。
Mark检视了一遍the Facebook的运行情况,很好,然后他抬起床垫,拿出一份文件,签上自己的名字后就放在了一边,趿拉着一双人字拖,走向了洗手间。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