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桥一夕起

大战中一个报废的Tardis

遇见你是我最大的幸运5


直到走到公司入口,Simon才想起他昨天算是毁了约定,没有能够出现在晚会上,他欠Hannah一个解释,所以他追上了Hannah的电梯,可是最终他也没能说清楚自己的心意,是的,他又一次搞砸了,shit他在心里骂道,不过他不敢说出来,只是踢了一下电梯,于是警报响了,哦,这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
坐在回家的地铁上,Simon看着对面睡熟了的James,这是上帝的一个笑话对吗?不,Simon不是说James是个笑话,他是说他自己,像是上帝开的一个玩笑,如果有那么好的,那么受人欢迎的另一个自己存在,那我存在的理由是什么呢?
James,他就像镜子里的自己,除了长相,所有都是反的,性格是反的,爱好是反的,他就像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一样。
Simon本来想把James扶到自己家里,他看起来已经睡熟了,看在今晚上他算是陪了自己许久的份上,让他借宿一晚,也没什么问题。但走到楼下他才想起,家里他还收留了一个孩子,那个小房间,住着两个人已经是勉强,再加入一个成年人那就太不像话了。于是,他有些犹豫地站在那里。他真的很想和James做朋友,他从来就没有什么朋友,可是要是James看到和他一起合住的Tommy,会更怀疑他是个同性恋的吧,那他就更不可能和自己做朋友了。所以,他在大门口停住了,犹豫着,为难着。
幸好,James是如此地善解人意,刚好在他尴尬着的时候醒了过来,“哇哦,你到家了吗?怎么?不准备请我上去坐会儿?”
“……”
“不方便,不会是有什么人藏着呢吧?哈哈,逗你玩儿的。刚好公司给我安排的宿舍就在对面楼,说不定昨晚上我过来的时候还看见过你呢,只是那时候太黑了,所以没看清楚。”
“也许吧。”Simon想到昨天回来的时候确实看到一个很眼熟的身影,现在想来,眼熟就是觉得自己眼熟吧。不过那时候有Tommy在旁边,他也没注意其它的什么事儿。
“好了,就这样吧,我回去了,明天公司见。”
“嗯,好的。”Simon看着挥挥手走向对面楼的James,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现在的心情,有点羡慕,有点高兴,还有一种奇怪的危机感。甩甩头,Simon捏了捏自己的手指,走上了楼梯。
走到门口,Simon熟练地开门进去,房间里却是他不熟悉的温暖灯光。好吧,其实这光亮和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依旧是昏暗的,但是空气中多了一个人的呼吸声音,好像多出来的二氧化碳变成了温暖人心的气体一样。Simon在心里嘲笑自己奇怪的想法,但又确确实实地为自己能够交到两个朋友而满足。那是从来不曾出现在他生命中的一种角色,是的,一下子他就有了两个朋友,至少他认为是朋友,看起来也像是的,他很开心。
所以看到趴在桌子上留着口水睡觉的Tommy也没有打断他的好心情,相反,Simon为Tommy真的将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家,睡得这样放心而高兴,他真的相信自己。
“嘿,醒醒,去床上睡吧,好吧,也可以说是地上?”
“哦,Simon先生,你回来啦。”高个子的男孩儿趴在桌子上,迷蒙地坐直身子,揉着小鹿一样湿漉漉的双眼,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嗯,你怎么睡在这里了,去好好地躺着睡吧,先将就着,也许周末我们可以一起去买一张小床回来,这样就好了。”
“不用担心,Simon先生,我本来想等着你回来的,没想到睡着了,真是不好意思。”
“这样啊,我工作一向比较晚,你以后还是别等我了,早点睡吧。”
“没事的,先生,对了,我买了一些面包,你饿了吗?本来我是想买点别的什么菜的,可惜我不会做饭,只能买点儿能够直接吃的面包了,要不要来点儿?”
Simon真想知道,会有人能在这样斑比一样的眼神下拒绝吗?
“好的,当然没问题。”Simon拉开房间里唯一剩下的椅子,坐在了那张窄小的桌子旁边。
Tommy笑了起来,夺走了房间里本就不多的灯光,Simon也不由自主地笑了,有个人陪着你,这是一件多好的事儿啊。
而在Simon公寓对面的楼上,一双和他一样的眼睛闪着完全不同的光看着这里的两个人,“那个人是谁?之前的资料里没有说到啊,不过没关系,不会影响到我的计划的,等着瞧吧,我会是最后的胜利者。”

Tommy在店门后面喘着气休息,这家饭店不算大,但是因为坐落在市中心的原因,一到饭点就客流量爆棚,所以直到下午三点多,客人慢慢地少了,他才能休息一下。
这时候店子里已经没什么人了,店员们也都三三两两地坐着交谈,或者是躺着在休息。可是Tommy是新来的,又不善于和他们交谈,他连他们在说什么都不是很了解,学校的围墙阻断的可不只是他的生路,还有他与外界的思维。
也许是因为能够放心地休息,不用担心随时到来的手术台,Tommy精神很好,即使是在下午让人昏昏欲睡的阳光下,他也和其他人不一样地精神充沛着。
眼前在空气中游荡的灰尘和被炽盛的阳光驱赶了所有人的道路,在Tommy的眼里就是充满了生机的图画,事实上在现在的他看来,就连那些细微的浮游物也充满了生命的活力。他的手指动了动,还是没忍住,拿出了纸笔,开始描画。
“哼,无聊的穷学生。”一声讥讽的话从Tommy的身后传来,他没有听见,也许听见了,但是并不愿意停下手中的笔来回应,短短几天,他已经学会了在外面的世界要少听别人的嘲笑,因为根本就听不过来。
他慢慢地一笔一笔地画着,好吧,也许他还哼起了歌儿?店门口走过一个老先生,挡住了Tommy的视线,他也不生气,反而带着笑意向那位老先生打招呼,老先生转过头看见他,也笑着向他点头致意。涂着发胶的两撇大胡子在热空气里随喘息声微微抖动着。
烈日的炽烤下,街上的行人很少,即使有,也都是躲着太阳匆匆走过。Tommy趁着这段店子里没有客人的时间,画好了草图,街景已经被拓印在了他的画纸上,剩下的步骤就是将他看见的超脱在现实以外的生机融合进去了。
天公见怜,炎热的下午终究过去了,夜晚虽然没有凉快多少,但看不见那个滚烫的太阳,仿佛人们就可以当它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了。但这个时候恰恰是饭店里忙的正热火朝天的时候。Tommy也是一样,在杂乱的桌子和人群组成的迷宫中来回走动着,和他的同事们一样匆忙地动作,上菜,打理桌子。炎热的天气比起下午来并没有什么两样,甚至拥挤的人群使得人感觉更加闷热了。
终于,在将近午夜的时候,最后一桌客人也结账离开了。拿到今天的工资,Tommy开心地走出来,老板说了,他做的不错,多试两天说不定可以让他在这里作月工,也就是给他一个稍微长一点的工作。这样一来,他也算是能有比较稳定的收入了,那么他很快就能拿到足够付给Simon先生的房租了。
“嗨,你下班了吗?”一个人从人行道边上的树影中走出来,走到Tommy身边。
“喔,你吓我一跳,Nina?你怎么在这里?”Tommy吐了一口气,停下来看着眼前一头短发的年轻女子。
“我今晚在这家店子里吃饭的哟,不过你没看见我,我看见你了,你看起来挺忙的样子,我就没去打扰你。”
“是这样啊,我可能真的是太忙了,没有注意到你。对了,你怎么这么晚了还在这里?等人吗?”
“你看不出来吗?我是在等你啊。”
“等我?等我做什么?你不喜欢那副画吗?”
“不不,当然不是,那幅画很好,好得超出了我的预料,我很喜欢。我就是想问问你,你还有别的画吗?别的类型的,不是人像的,那种风景或者实物的画?”Nina笑了笑,“我上次拿回去的画被同学看见了,她也很喜欢,想让我帮她带一幅。”
“是这样,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它呢,别的画?我现在只有一幅完成了的,就是上次我在桥上画的那个,你看见过的,那个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了,那幅画美极了,那么,我明天来拿可以吗?”
“没问题,明天我在饭店后门那里等你吧,这……”
“拿着吧,这是给你的报酬,千万别推辞了,这是你应得的。”Nina快速的讲话说完,就离开了,仿佛是怕Tommy后悔一样。Tommy搞不明白地咬着一点下唇摇摇头,外面的人和他的想象中差别实在太大了,总是做一些他理解不了的事情。
走到门口,在楼道昏暗的灯光下,Tommy摸索着找到钥匙孔,开锁,推门,第一下却没有推动,Tommy心里一个咯噔,又推了一下,幸好,推开了。Tommy为自己心里的不安而有些不好意思,如果Simon先生想过反悔,也不会在他入住的第一晚就把钥匙给了他,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他有些紧张了。
“Simon先生?Simon?你还好吗?”Tommy才在心里嘲笑完自己,进到房间里,就看见Simon背对着他,站在窗前,一动不动。
“哦,我?是的,我没事,你回来了,今天还不错吧。”站在窗边的人依旧没有回过头来,身体没有一丝的变动,只有发出的声音表示他还是个活人,而不是什么泥塑。
“今天很好,虽然热的我很不适应,不过还算可以,Simon先生,你真的没事吗?”Tommy担心地走到Simon身后,先生的声音听起来和平时很不一样,这让他有些担心,哦,他一向在担心着什么,担心casy,担心lucy,担心自己,担心他们的生命,当然不是说他现在就不担心她们了,只是他担心的人多了一个,Simon先生,没办法,他总是不由自主的去关心那些对自己好的人,再说,这又有什么错呢。
“哦,是的,是的,我没事儿,你工作了一天一定累坏了吧,早些休息吧。”
“不,先生,你不好,你怎么了?”Tommy伸手扳过Simon的身体,天呐,他那么瘦,即使是精疲力尽的Tommy也能扳动他,也或许,本就是他想要向别人倾诉,所以根本就没有反抗。
“我的天呐,你怎么了?Simon,Simon,shsh,告诉我,你怎么了?”Tommy吓了一跳,因为Simon脸上的泪痕还没干,而眼眶里又开始聚集出泪花了。
“好了好了,别说话了,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Tommy小声地安慰着Simon,把他拥入怀中,轻拍着他的背,就像Lucy常常做的那样,在他沮丧,生气,伤心的时候,让他感受到有人陪伴的温暖。
“这太蠢了,太愚蠢了,不好意思,这真是太丢人了。”良久,在令人心紧的沉默中,Simon才开口说话,但他还没有将头从Tommy的肩上抬起来,他就那样靠着Tommy,仿佛这样就能否认他把Tommy的肩膀都哭湿了一般。
“没事的,没事的,都过去了,我在这儿呢,嘿,我们这下算是扯平了,不然我会一辈子记得你发现我的时候我正睡在楼梯口,看起来像个,不,就是个流浪汉一样。那可是真的太丢人了。至于哭,天呐,我记得上个月我还一个人躲在厕所间里哭得昏天黑地呢。感谢上帝没让我晕在里面,天呐,真是丢人完了。”
“哦,天呐,你要知道,这并没有让我好受一点。”Simon闷声地回应着。
“好吧,别嘲笑我安慰人的技术,一般我担任的不是这个角色,不过至少你开口说话了,不是吗?”突然间,他们平静但是疏离的气氛被打破了,好像见证对方狼狈的一面反而把他们拉得更近了。
“OK,现在,你准备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Tommy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他知道有些事是需要面对的,如果实在太沉重,沉重到让人想逃避,那就找一个人来一起承担就好了,寻求帮助也是一种办法啊。
“我……我……天呐,这实在是太蠢了。”有些事很难说出口,但不代表不想有个人来一起分担。所以最后Simon还是告诉了Tommy他的“蠢事”。关于他喜欢hannah,关于长得和他一样却性格完全不同的James,关于hannah喜欢的是James,以及他是如此的软弱,根本不敢为自己去争取,甚至还要在hannah的期盼下将她推向James。
“这就是全部了,我说过,这很傻。”Simon端着Tommy倒给他的水,一饮而尽,躲避着Tommy的眼睛,天呐,他就这两个朋友,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蠢事失去仅有的这两个朋友。
“好吧,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我只知道你没有做错什么,喜欢一个人没有错,为喜欢的人难受也没有错,所以没什么傻不傻的,喜欢的话就不要放弃啊,你还没有和她好好相处过,James先生比你还要来的晚一些,所以没有理由要放弃的。”
“真的?你真的觉得我还有希望吗?”
“相信我,没有人是完全没有希望的,真的,我知道这一点。”Tommy坚定的看进Simon的眼睛里,说服了他。
“好吧,也许,我可以再试一试。”Simon左手托着水杯的底,右手手指在杯沿上敲击着,这是他在面对让他心神不宁的东西或作下一个不知结果的决定时,习惯性的动作。
“对了嘛,看果然找个人说说话,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吧,另外,James真的长的和你一模一样吗?”Tommy自己都没注意到,他已经把“先生”两个字去掉了。
“是的,你都不会相信,他长的和我有多相似,我看着他简直就像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但是他的性格,我是说,他的个性,天呐,那可是和我完全不一样。”
“哦,是吗?那么他也有一头卷发了?”Tommy笑着开始和Simon说笑,只是不知道怎么的,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在悄悄冒头出来。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