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桥一夕起

大战中一个报废的Tardis

Lex的一天

大家。。。将就看吧,脑洞来源在这里,日常膜拜加数太太的时候发现的。。。 @鲸鱼脑洞铺 原脑洞链接。。。见评论因为我手机不会贴链接。。。好像走向了奇怪的节奏。。。







早上六点起床,带着晨练露水钻回被窝的时候,Peter还在熟睡中。如果今天没有早课的话,Lex可以得到一个美妙的早晨,哦,学习,谁会因为学习拒绝美好一天的开启呢?所以,Lex专门把Peter的早课都调后了,大早上的怎么可以在教室里枯燥度过呢。

八点钟,Lex再一次离开了床铺,送他的Peter去上学,虽然Peter不让他送到门口,但不代表他要放弃车上这段路的时间,你知道,纽约有时候也是要堵车的,而Lex的车,隐私保护的非常好,好到有时候Peter会觉得不太好。

九点,Lex回到办公室,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感叹,年纪轻轻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穷美的自己实在是太人生赢家了!

这样的情绪一直持续到九点半,他刚刚喝完一杯咖啡,一个不速之客闯了进来。

“哇噢,真是稀客呢,小Mark,你这身装备是新的时尚风潮吗?”

“既然你这么喜欢,那就借你一天,我今天有重要的会议要开,Wardo今天签合同也没有时间,Peter要上学,只有你看起来最闲。”

“我哪里闲了!我有这么大一个公司要管!喂,你回来说清楚,你不能就这么把他丢给我!”

“我当然可以,别忘了他是怎么来的以及不管怎么说我是你弟弟而Peter还是他的教父,于情于理我都可以这么做。”

“你还于情于理?这一点也不合情理!喂,喂,你去哪里,快回来把他带回去!”

可惜,Lex的威力似乎下降了不少,因为他不止没能把转身就走的Mark叫回来,甚至没能把手里柔软的小生命丢开,而是面对着一百平米的办公室里另一个生命做出不知如何形容的表情。说好的人生巅峰呢喂!

Lex Luthor一生追求两件事,完美的结果和极致的过程。当然通常老天不会让这两件事同时发生,所以他总有偏好,比如追到Peter的结果和制造这个孩子的过程都是他的最爱。但这不代表他还愿意解决这个孩子的后续问题啊!

所以说他明明通过计算选择了世界上最不可能再会面的两对基因,即Mark 和Eduardo ,他们官司都打成那个样子了,隔着一个太平洋的距离,谁知道他们还会和好啊!结果被他们得知了这个孩子的存在还要了回去,这就算了,反正他也只是突发奇想想要试试男男生子能不能打破基因的限制而已,重要的只是过程,可是为什么还要把这个烦人的小东西又弄回来给他啊!

Lex紧绷的表情和锐利的眼神对于暂时只能走出去两步的孩子来说,还是太吓人了一点,于是Arthur不负众望地哭了起来。

Lex只觉得自己全身的神经都在哭声冲击耳膜的时候颤动了起了,Lex忍了又忍,为了不破坏他完美的求爱结果,他还是放弃了某些黑暗的血腥的处理方式,转而一只手提着背带尽力把噪音发源体和自己保持在一定的距离中,另一手艰难地按下对话机,“Mercy,你进来一下。快点!”

高挑漂亮的女秘书应声而入,“Mr.Luthor.”

“把这个带出去,别让我再听到他的哭声。”

“Yes,Mr.Luthor。”

“对了,是谁让Mark进来的,Lex大厦的安保水平已经到了谁都能进来,上到顶层的程度了吗?”

“嗯,大概是刷脸吧。”

“……把他给我带出去!”

绝佳的隔音效果终于还了Lex一个安静的世界,Lex坐回椅子上,伸手有节奏地敲着桌子,继续享受他的人生巅峰。可惜,巅峰时刻还没到两分钟,刺耳的哭声继续袭来,将Lex包围了。难道这就是良心的谴责吗?

显然,Lex是没有良心的。因为他的电脑屏幕闪了两下,然后黑屏了,显现出来两行字。

“为了帮助你照顾Arthur,在他离开你一定范围以后,他的所有声响都会在离你最近的有音响的设备里传输给你,祝你度过愉快的一天。”开玩笑,要不是这小东西实在认脸,何至于出此下策,Dustin都比Lex适合照顾孩子。但是不管怎么说Arthur都是他的儿子,Mark是不会毫无措施地就让Lex来照顾Arthur的。

Lex试着把音响电线拔掉,然后是他的手机开始用最大音量播放哭声,他关不掉手机,把手机压在沙发下过后,从脚下的地板里尖锐的哭声突破绵软的地毯传出来。该死,他是怎么知道地板下这套录音和音响系统的。Lex几乎要把控制器捏碎了,始终关不掉,他好像还把全景声打开了……

十五分钟后,抵挡不住魔音穿脑的Lex还是让Mercy把孩子抱进来,Mercy已经把孩子从背带里解放了出来。
“Mr.Luthor我已经检查过了,他没有什么身体上的不适,但就是一直哭个不停。”

Arthur进入Lex身边一米的范围过后,音响就安静了下来,相比之下,小孩子哭的声音其实并没有音响里那么震天动地,虽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小脸更加直观了,但总比放大后的声音要好一点,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Lex感觉Arthur的哭声没有音响里那么撕心裂肺了。

Luther挥手示意Mercy出去,生疏地学着记忆中偶尔看见Peter抱这个孩子的样子,以一只手撑住他弱小脊背的姿势把他固定在旁边,努力控制自己不要把还在扯着嗓子哭的Arthur推到地上去。另一只手翻开了文件,谁说他很闲的了,他!很!忙!

不过,即使没有了音响的加持,连续不断的哭声依旧搅动着Lex的神经,而且可能是哭得有些久了,Arthur开始打嗝,一边打嗝一边哭,只要不打嗝就接着哭,Lex都怀疑这孩子是哪里来的毅力。

众所周知,能够抚慰商业巨鳄Lex Luthor的只有Cherry糖果和他丈夫Peter的吻,Peter不在这里,Lex只好求助于Cherry糖果了。在Arthur的锲而不舍下,似乎Cherry也没什么作用了,Lex烦躁地又剥开一颗糖果,却发现自己嘴里已经有一颗了,于是顺手把糖塞进旁边那个不断发出噪音的地方。世界啊,终于清净了。

Lex终于想起,这是个孩子,不是什么生化武器,一颗糖果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居然烦扰了他这么久。他伸出两手把Arthur举起来放在桌子上,Lex Luther怪异的研究癖好又冒了出来,他把这个孩子制造出来以后就没有仔细审视过这个实验结果了,当时Peter发现了Lex偷偷给自己改造的蜘蛛基因,差点要和他分手。Lex为了挽回自己的小男友,只好全部摊牌证明自己毫无保留地爱着Peter,只是有时候沉迷于基因改造做得稍微过火了一点而已。于是Arthur的存在被他小心眼的弟弟Mark知道了,这个不要脸的居然直接抱着孩子跑到新加坡去蹲在Eduardo门口把人给追了回来。

从那以后Lex再也没能有单独的时间仔细观察研究过Arthur,反正他只要知道男男生子是可行的以及怎么个可行法儿就好了。

现在,Lex盯了Arthur半个小时,直到Arthur用他还没长牙的嘴把Cherry给磨了下去,小嘴一扁又开始哭了。Lex连忙又塞一颗Cherry给他,堵住重整旗鼓的哭声。没什么不同的,这小孩儿除了长得乖点,其他的神情和其他孩子没什么区别,这也证明他的实验是完全成功的。Lex算了算时间,担忧地数数糖果罐里的Cherry,还好,应该能撑过这一天。

终于,在最后一颗糖果即将功成身退之时,Mercy敲响了门,“先生,Mr.Saverin和Mr.Parker来了。”

“Lex,下午好。”

“Lex!我回来了。”

办公桌上和办公桌前一大一小以热切的眼光投向门口的两人,Lex更是直接站起来迎向他可爱的丈夫。Eduardo连忙挡着Arthur避免他看到一些小孩子不该看的东西,他这个大伯比起“内敛”的弟弟来简直太强于表达自己的情绪了。

进门的时候Eduardo还暗暗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没有乱七八糟被打翻的食物,也没有世界大战的痕迹,而且Arthur安安静静地坐在桌子上,十分的乖巧。看来这个大伯有时候还是很靠谱的。Eduardo一巴掌揉上自己儿子那头卷毛,“嗨,Arthur,今天和大伯一起过得开心吗?”可怜的Arthur今天也没能逃脱他papa莫名的癖好。

在心里为自己儿子的头毛点个赞,Eduardo很自然地就把孩子抱了起来搂在臂弯里。其实一开始他是很不习惯抱孩子的,毕竟不是谁都会在某一天下午的自家门前捡到一个头发卷卷的有着和自己一样眼睛的亲生儿子,顺带一个大卷毛。他这个papa也是速成的,幸好这半年他半夜偷偷练习还算有效,现在已经可以很自然地抱着孩子任由他把口水擦在自己精心挑选的西装上了。

不过一上手Eduardo就发现了不对,他儿子的手怎么这么黏呢,嘴里似乎还有什么东西。Eduardo想让Arthur张开嘴看看,小家伙似乎发现了不对劲,闭着嘴巴就是不肯张开,可是Eduardo已经发现了,他儿子身上除了平常的奶味道以外还有一股甜甜的味道。Eduardo往办公桌后面一看,犯罪现场昭然若揭。

“Lex,或许你能解释一下,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Eduardo转过来面对还在腻腻乎乎的小情侣,一手抱着Arthur,另一只手里是一个透明的罐子标签上写着Cherry,却已经空了。

“一个空了的糖果罐,所以呢。”Lex显然没有发现危机的来临。

“那请你也顺便解释一下Arthur嘴里的东西又是什么?”

“Cherry糖啊,不然能是什么,你还问我,他不知是遗传了你们谁,一直在哭,只要没有糖就一直哭,从早上持续到现在。不过小东西对糖果的品味还不错,至少不像我可怜的弟弟一样,忠实于什么奇怪的扭扭糖。”

“从早上到现在!你就一直给他吃糖!”

“不,中午Mercy进来给了他一些牛奶。”Lex似乎终于发觉了不对劲,眼看气势汹汹的Eduardo正离他越来越近,忍不住抓紧了Peter的手臂,但面上还是一副平静,甚至笑了笑。

老实说,世界上能够吓到Lex的人和物不多了,特别是Eduardo还一向温和有礼,但是越是平常不发火的人生起气来越吓人。当年观看Facebook百万会员夜视频的时候,Lex嘲笑了被Eduardo吓到的Mark有多久到现在Mark还记忆犹新。

“Peter。”一物降一物的道理,在没有人比Eduardo清楚了,Lex一脸软硬不吃的样子,只有Peter能解决了。

“Lex,你知道小Arthur还没有长牙,你给他吃那么多糖他可能会长不出牙齿的。”Peter义正严辞地面对Lex说到,却转过身挡在了Eduardo和Lex之间。

“Peter,你也……”Lex一脸受伤的样子,“他又不是我儿子。”

“嗯,他不是你在实验室造出来的?他不是你儿子?我也是你在实验室里完成的结果,那我是什么?”Peter尽力让Lex对孩子引起重视,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他的情人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家庭关系的重要性。

“这不一样……”Lex还想反驳,但他总算反应了过来,Peter跳成蜜蜂的眉毛明显不是什么蜘蛛基因的副作用活着人体的正常反应,“好吧……我知道了。”即使如此,Lex还是禁不住情绪低落了下去。

“可怜的Arthur宝宝,来教父抱抱。”Peter转过身把孩子抱起来,一边逗着小家伙,一边观察Eduardo的神色,天知道,他明明是这个家里除了怀里这个小东西以外年纪最小的人,却承受着他这个年纪不应有的理智和成熟,另外三个人真是……越来越幼稚了。

夜晚例行的家庭会餐,也就是四人约会外带一个孩子过后,Peter和Lex回到了家里。Peter先去洗澡了,一天的学业加上搞定四五个混混,虽然还在他的日常工作量以内,却不代表他喜欢粘着一身汗水的感觉。

Lex回到卧室里,草草地冲洗了一下,坐在沙发上远离温暖的床头灯,明显还沉浸在低沉的情绪中。

“怎么了?Lex你一晚上都没怎么说话,咳,有点怪怪的。”Peter擦着头走进房间看见的就是处在低气压中的他的丈夫,于是走到沙发背后,用手上的毛巾盖在了Lex头上,一点一点把他半长的金棕色湿发擦干。

“你今天数落我了,还说我不在乎你。”

“我没有,我什么时候说的了。”

“你有,你说我不在乎那个孩子就是不在乎你,我忍了他一大早的魔音穿脑,我还把我的Cherry都给他了,我都没有Cherry吃了,你还说我不在乎他,也不在乎你。”

“不是,我明明全部用的问句,回答的权利在你手上,所以是你觉得怎样的问题,不是我说什么的问题。”

“我觉得不怎么样。”

“什么不怎么样,Arthur还是我?你注意了,Arthur可是我的教子。”

“我说你问题问得不怎么样,而且你还是批评了我,我的Cherry糖也没有了。”

“Well,你到底有多喜欢Cherry糖?或者说你看这样能不能暂时替代一晚上?”

显然,穿着白色浴袍半敞开胸膛蜜色肌肉,头发还湿漉漉的,一个跨坐在Lex腿上的Peter已经不是能不能替代的问题了,而是一个能不能忍耐的问题,而答案绝对是不!

在Peter的教子将Lex从人生巅峰上拉下来过后,勇扛过错的教父大人Peter成功将Lex Luther拉上一个又一个巅峰!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