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桥一夕起

大战中一个报废的Tardis

遇见你是我最大的幸运7


第二天,Tommy实在是不放心Simon,昨晚回来过后,Simon把自己塞进被子里,拉严了帘子面对着墙,一句话也不说也不动弹。要不是静谧的空间里仍有不属于自己的呼吸声,Tommy早就忍不住要拉开帘子看看 Simon了。可是那明显压抑着不愿意让任何人发现的呼吸声组织了Tommy的冲动。他不愿意让自己看见,Tommy这样想到。

最后他烧了些开水,倒在水壶里,放在帘子隔断的外面半张桌子上,保证只要Simon一掀开帘子就能看见。想了想,他还接了半杯冷水放在比空杯子稍远一点的地方,万一水太烫了呢。

所以,今天Tommy几次想要劝说Simon请个假,他看起来真的不太好。Tommy不知道怎么样是感冒了,因为他在学校里从来没有看见过感冒的人,同学们只要一感冒就会被隔离起来,所以他并不知道Simon是感冒了,但他直觉Simon状态不怎么好。但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Simon一直堵着他的话头,他什么也不说,只是在Tommy想要提出意见的时候盯着他,似乎在审视他,于是Tommy就说不出话来了。他绝不承认是因为那双蓝色的眼睛,也许是那也只是因为眼睛里的血丝,绝不是太好看以至于被镇住了。

终于,在Simon背过身收拾东西开门的时候,Tommy逮到了机会,可是开口却不是原本想说的话,“嘿,你不是说要请我去看看你工作的地方吗?走吧,我还挺好奇的。”

“……”Simon转过来看着Tommy,有一瞬间的迷茫,我这样说过吗?

“是的是的,你忘了?没关系我记得,那就今天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我想去看看你每天花费一半时间的地方长什么样子。”

“好吧,不过说真的,对大多数人来说,那些数字都没什么意思,你可能会很无聊。”不知道为什么,Simon并没有拒绝Tommy的提议,也许他也不愿意在今天待在一个除了Hannah没有一个人对他怀有善意的公司里吧。谁知道呢,也许桌上那只尚有余温的水杯和它旁边只剩下一层的冷水杯才知道。

可能是上天有意和他作对,往常空荡荡的地铁今天突然挤满了人,Simon不得不努力挤上去,错过这一班他就要迟到了。结果却弄丢了只落后他一两步的Tommy。不过这样也就没有人奇怪地盯着他坐的位子了,反正大家都站着。

可惜Simon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身量,虽然他抓得住拉环,可是拥挤的人群显然对他瘦削的体格不太友好,尽管他已经很用力地缩小自己的存在空间了,可是前后的人群还是不断地朝他倾斜过来,仿佛要将他最后的生存空间也霸占掉。

人群稍稍移动,他也被裹挟着移动,然后陷入一个比较尴尬的境地,两边的吊环都被人占据了,而他的手正好被压着,不能伸直了去拉上方的栏杆,而他的习惯又不容许他和别人肢体接触得太多。于是他站在人群中却像是下一秒就要被淹没了,幸好,这时候有人扶了他一把,当然了,是Tommy。长手长脚的青年即使在拥挤狭小的车厢里,也挺直着背。头发乱成了一团,显然走到Simon身边经过了一番挣扎。

Tommy一只手搭在Simon肩膀上,看起来像是亲密地抱着他,但却避免了Simon不由自主地接触别人。另一只手艰难地举起来拉住栏杆以稳定两个人,显然他把手举起来的时候碰到了旁边的一位女士,可能他歉意的笑容太好看,那个胖胖的女士并没有计较什么。

“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人挤在一起呢,我的家乡户外都是田野,人们相互之间都隔得很开,从来没有谁和谁挤得这么近走在一起过。嗯,或许下了课冲向食堂有过这样的时候,不过我都快忘记了。”

“你是觉得我们像沙丁鱼一样挤在罐头里还很有趣吗?还是没了水的。”

“哦,沙丁鱼,才不是,我们可不是沙丁鱼,没有水的时候沙丁鱼可不会说话。”

“为什么?”

“因为它们吐不了泡泡了啊。”

“哈!”Simon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哦,因为这个笑话真的一点都不好笑,不过这不阻止他在Tommy离他如此近的吐息下笑了出来,那些气息吹到耳朵边上痒痒的。
Tommy继续着他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可是Simon一直笑个不停,前面的人似乎有点意见,朝Simon瞪了过来,Simon下意识地收敛了,他一向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

Tommy注意到了Simon的变化,于是他在下一站有人上下的时候稍稍变换了位置,挡在了Simon前面,面对着Simon,“好像人少了一些,你说呢?”

“可能吧。”Simon在心里哀嚎一声,这样Tommy的气息刚好正对着他的鼻尖,或许他说话的声音是小了一点,但是那些温暖的气体并没有减少啊。Simon忍不住脸红了起来,不过他也看见Tommy暴露在他眼前的脖颈一点点泛起了红色,而且Tommy不再说话了,看来他也注意到了在人群的拥挤下,两个人面对面贴得有多紧。

Tommy把头转向了窗外,Simon在心里舒了一口气,可能还有一点小小的失望。不过他觉得自己脸上的温度降下来了不少,至少比眼前红透了的耳背要好上一点。

终于到站了,Simon紧紧地拽着Tommy的手穿过拥挤的人群。他不知道自己使了多大的劲,但他知道自己从没像现在这样过,想要抓紧什么东西,像抓紧最后一根稻草一样绝不放手。他已经站在一旁眼睁睁地看着很多东西漂走了,他也伸出过手,有时是距离阻挡他,有时是强硬的水流从他手中夺走的,总之他不曾抓紧过什么,得到过什么,只是茫然地站在生命之河边上。

但现在,他手中握着不想放开的,另一个人。

办公室的入口就在地铁站内,阴翳的灯光毫无理由地变成了柔和的光线,不是昨天他出门和Hannah约会时一样闪烁兴奋如走马灯般的彩光,只是包围着他,让他整个人都轻飘了起来。

奇怪的是,他还以为这一路甚至到了公司他也忘不了昨天看着Hannah的那一幕幕,可是事实上都到公司了,这还是他今天头一次想起Hannah。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