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桥一夕起

大战中一个报废的Tardis

【TSN/ME】 白雪国王(白雪皇后AU)二

我似乎。。。写成了魔幻,不过谁管呢,反正也是童话梗。。。



6
       Mark直接找到了Saverin先生,当然不是Eduardo,因为他从来不称Wardo为Mr. Saverin,他们是朋友,当然不用这样的称呼。也不是老Saverin,那个专制的家长制拥护者。如果可以的话Mark也想直接找到老Saverin,不过根据他听到的消息,老Saverin自从入冬以来就病了,和去年得的病一样,大家觉得这和他和上次病倒一样,开春暖和过来就能康复。
       所以,Mark最后面对的人是Saverin家的长子,年轻却又矛盾地内敛的Saverin先生,显然,面对Mark的时候,他还不够完全的内敛。
       “我不认为我们还有什么交谈的必要,Mr. Zuckerburg,Dudu和你已经完全没有关系了。”当然以他们在Mark失踪以前的“交情”来看,他们的谈话确实不需要任何的寒暄,再说Mark根本不会跟人寒暄,他不需要进入话题的准备,看起来,Saverin先生也不需要。
       “我记得在我失踪以前,你还对Wardo说过,'你们的关系太过火了。'所以既然现在你这样认为,我有理由相信在我失踪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并且是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的,我需要知道。”
       “你也知道你是失踪了,你把Dudu一个人留在城里,父亲当然不会让他的小儿子遭受这个城市里无知的人下流的嘲笑,他走了,在你'失踪'之后,就被父亲送走了。”
       “他去了哪里?”
       “为什么你觉得我会告诉你?”
       “你当然会告诉我,全部。”
       “……巫术,Zuckerburg先生,巫术对Saverin家的人是没有作用的,不然当年父亲也不会那么生Dudu的气。收着你的把戏吧,会有人欣赏的,不过不是Saverin,任何一个。”
       “好吧,既然巫术不管用的话。”Mark耸了耸肩膀,显然不在意这位Saverin先生难以压抑的挑衅意图。在寒冷的室外温度下,Mark的魔法成型更快,几乎是眨眼之间,一把冰刃凝聚成型在他手上。尖锐的底端直指Saverin先生的喉咙,即使厚厚的毛衣和围巾阻挡着,Saverin先生也不难感受到冰刃的寒气,而这都不如Mark直视他的眼睛里所蕴含的冰冷。
       Saverin先生不敢动弹,即使他面前的人明显身高低于他,即使他手上的家族戒指可以消除巫术,他还是不能动弹。因为Mark正盯着他,而且他看得出来,只要他动一下,抵着他喉咙的冰刃会马上将他的血管划开。他刚才甚至没有看清Mark是怎样凝聚冰刃的,说好的巫师施法需要念咒语呢?难道是这个卷毛的语速天赋加成?
       “千万别动,Saverin先生,如果你好好合作,我也不至于这样的,毕竟你还是Wardo的哥哥。现在,好好地告诉我,Wardo在哪里。”
       Saverin先生确实没敢动,在他看来,这个沉迷于巫术的卷毛已经不受控制了,不受他自己的控制,也不受诸神或者是上帝的控制,连魔鬼也无法影响他,他那双蓝眼睛,像极地深处的冰一样,坚定地盯着自己,只要一个词,一个词语。对了,活。错了,死。
      “Saverin先生,也许你不明白,不过我现在也不是很了解自己的状态,如果你说错了的话,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我现在几乎什么都不在乎,所以还请你想好了再回答我。”
      “安尼肯,他在安尼肯。你这个疯子!”
7
      黑夜的街道不是人类活动的场所,更何况是在这样大雪纷飞的天气里,呼吸的雾气似乎都要冻结住然后砸在地上了。不过这对Sean显然没什么影响,只要他愿意,一片雪花也沾不到他的袍边。
      不过他显然觉得今晚的雪把他堆成了货真价实的雪人也没什么不好,他站在桥上,任由大片大片的雪堆在他的肩膀上,奇怪,这些雪碰到人类的温度也没有融化。因此,Mark走过的时候,看到的Sean半个头几乎要被顺着头发垂下来的雪盖住了,他的双脚已经被雪掩埋了。他站在桥上一动不动,要不是倚靠着桥栏杆的动作使得他的身体倾斜,大概他会被误认成一个造型奇特的路灯放错了位置。
      “你还好吗?你是在这里等人吗?”出乎意料的,没错,出乎Mark自己预料的,先开口说话的人是他自己,他果然是喝醉了。
      “等人?不,没人能让Sean Parker 等待,更何况是这么久。”
      “随便你吧,等一下,你说你叫什么名字?Sean Parker?The Sean Parker?”Mark急促的语速显然有些激动。
      “Sean Parker有很多个,不过The Sean Parker,我相信只有我一个。”
      “Well,cool。”没错,这就是Mark对Sean自傲回答的全部评论,都怪这该死的酒精,他原本有很多问题为这个传说中的巫师所准备的,现在却不知道该先问哪一个了。
      “Mark,我找到马车了,快过来,我们要走了,Dustin已经把Chris当鲑鱼抱住了!”正在这个时候,Eduardo的喊声从桥的尽头传来,一辆两匹马拉的黑漆马车正等在那里,Eduardo站在旁边朝Mark挥手。
      “好吧,反正我现在也问不出问题来。”这样想着,他对Sean说了第三句话也是今晚最后一句,“我得走了,不过我还有很多问题,你可以来找我,我住在……算了吧,你是Sean Parker,你知道我住在哪里的。”说完Mark转身就奔着Eduardo走了,好像刚才一瞬间迸发出来的看见偶像的眼神并不来自于他。
      不得不说,很俗套地,巫师大人Sean Parker被Mark的举动引起了好奇心,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相信了自己就是那个臭名昭著的巫师,而且刚才如果他没看错的话,他相信自己没看错,这个男孩是把自己当作偶像来看待的吧。可是,这就很奇怪了不是吗?偶像近在眼前,他却因为另一个看起来无关紧要的朋友立马转头走掉。
       日子太无聊了,活得不耐烦的巫师大人想要搞点事。更何况,马车旁边那个小子笑得太灿烂了,这样深的黑夜也不能让他放平嘴角,巫师,特别是黑魔法巫师,一向是讨厌阳光以及类似的东西的。
       “Mark……”马车声渐渐远去,黑暗中巫师的轻声细语被雪花砸下的声音掩盖,一个落入巫师手中的名字。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