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桥一夕起

大战中一个报废的Tardis

『TSN/ME』真正的情人,不需要情人节。

         来自一个情人节搭了一天车的人的怨念。。。以及怀抱着无限期待明天补考千万要过啊啊啊!


        由于天气和交通的原因,Eduardo在机场滞留了一整个下午,也就是说,他没有办法赶在情人节晚上回到帕罗奥图了。最近能够起航的飞机也要等到下午五点,这样的话等他回到帕罗奥图已经是凌晨了,完美错过了这个情人节。
         于是,在这样一个处处散发着恋爱酸臭味的节日里,拥有爱人的Mark和Eduardo却散发着近似单身狗的清香。Eduardo和那群狡猾的商业老狐狸周旋了一整天,直到凌晨才结束的酒会几乎让他晕眩,幸好常年和Mark这个熬夜机器战斗让他还能提起精神敲定最后的细节。本来准备在飞机上小憩一会儿,留点精力给晚上的情人节晚餐,可是现在看来他是赶不及回去了。所以提早半个月订好的晚餐桌位只能让给Dustin了,正好给他拿去哄新交的女朋友。
         Eduardo躺在单人间的候机室里想要休息一下,却因为太过疲惫导致紊乱的生物钟烦扰着他,耳边嗡嗡地,大脑里一片混乱,不管他怎样努力闭上眼放松肢体,就是无法得到休息。
        最后,直到下飞机,Eduardo还是没能安安稳稳地休息一会儿。他的大脑一片混乱,他已经足够放松了,什么也没有在想,或者说混乱到他什么也想不了,可就是不能如愿地休息一会儿,坐上出租车的时候甚至觉得已经有人在轻轻地凿着他的耳膜了,只是轻微的刺痛,对于他而言却是雪上加霜一般。
        好不容易回到家里,楼下客厅里一片漆黑,但是二楼的卧室似乎还有些灯光。Eduardo扔下手里的背包,文件,径直向楼上走去,他太累了,而那片暖黄色的灯光对于他而言是如此的熟悉,一直紧紧压住他神经,不让他轻松的东西似乎在那团不算热烈光线里融化掉了,就像一个攒了冬天的积雪遇上了春天的阳光。
        他只来得及脱去鞋和外套,连西裤也没力气换下来了就已经躺倒在了床上。睡意突然就向他袭来,洪水冲开了闸门一般将他淹没,他甚至没有力气睁开眼看看躺在他身边的那个人,顺着倒下去的姿势抬着一只手,如愿地摸到那头无比熟悉的柔软卷毛,喉咙里咕咙着发出不成声的喟叹,然后他就彻底地睡着了,像昏过去了一样。
         而Mark,已经昏睡了一个下午的Mark在Eduardo躺下的时候稍微醒了一点,枕头旁边疲惫熟悉的呼吸声告诉他,Eduardo回来了。于是他眯着眼半坐起来,展开自己身上的被子,把还穿着衬衣西裤的Eduardo裹进来,用他一向稍高的体温圈住在帕罗奥图晴朗微凉的夜晚赶回来的Eduardo。
        Eduardo的手指在Mark再次躺下后,依旧固执地绕在他的卷发里。当然了,Eduardo一向这么固执。
        Mark面对面地抱住Eduardo,一只手放在Eduardo的脖子下面绕过Eduardo的背搂住他,另一只手大发慈悲地伸出去,总算关掉了那盏从中午亮到凌晨的灯,然后迅速地收回来,放在Eduardo的腰上。虽说Eduardo还算整齐穿着的西裤不够柔软,不过Mark还没睡醒,只要达到这个把Eduardo全部抱在怀里据为己有的姿势就可以了。Mark再一次睡着了,在夜晚里,在星辰夜空下,在爱人的温热吐息中,在一片恋爱的酸臭里。

end

感觉他们两个已经过了没事儿打个飞的见面的阶段了,好想写出那种疲惫和劳累在靠近你的一瞬间化为沙漠旅人手中清水的感觉,不过好像不是那么成功。。。
总有很多计划好的事情出现差错,有时候简直是背道而驰,不过有一个人愿为你亮着一盏灯,不存在谁等待谁,只是心里明白,那个人不会一言不发地将灯熄灭或者转身厉害,就足够了。(我到底在说些什么。。。好好复习不好吗!

评论(2)

热度(15)

  1. ryeong有桥一夕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