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桥一夕起

大战中一个报废的Tardis

『TSN/ME』Born to be one ①

两篇be后,决定糖个短篇。。。

Eduardo是一个AI,俗称机器人。不过他是个需要维修的机器人,至少在严密的复合测试后,得出的结果是这样的。
Eduardo是最新一代机器人的实验版,说是最新一代,其实只有他一个而已,因为他的造价太高,本来就不能量产,而且还在实验过程中就出了差错。看来在他的问题解决以前,这一代机器人的设计不会进行后续的生产了。
程序员Dustin提出了一个建议,把Eduardo送到中央电脑Mark那里接受检验,如果Mark也检查不出Eduardo究竟出了什么问题的话,到时候再销毁也不迟。毕竟是花费高昂代价才得到的最新一代机器人,更甚者,Eduardo是Lex——那个一手创造了Mark的机器人之父的遗世之作,无论是政府还是人民都不愿意看着Eduardo就此被销毁。
实验所负责人Chris抓着头发思考了两秒,就肯定了Dustin的提议,其实,他思考的两秒也只是在想该怎么向委员会提出这个建议而已。
这大概是最后的办法了,Mark是Lex最著名的作品,在Mark的建造中,Lex成功实现了让AI自我修复,自我升级,自我查杀的目标。因此,Mark是终极的,ta能够自己编写自己的程序,并且绝不犯错,所以,ta成为了如今这个网络社会里最底层的基石,也是最高的指挥者。外面的人叫ta中央电脑,而政府高层和实验所人员,以Mark来称呼ta,就像最早的马克一号一样,代表了对一个时代的划分。
从Mark出现以来,全部的网络世界都建立在ta身上,有人曾怀疑Mark的中央系统处理不了这样庞大的现实世界数据,然而人们惊奇地发现,Mark给自己设计了足够的数据空间,甚至设计了自己需要占据的硬件,人们只是按照ta的提示进行,整个网络时代的基础就建立了起来。可以说,整个人类社会依赖着网络,而网络依赖着Mark。
“看来这群老头子也是舍不得Eduardo的,当然了,谁能放弃那么多钱呢。”Chris推开Dustin的工作室门。
“他们答应了?”Dustin敲下最后一个回车键,对面的工厂里所有的机器都动作了起来,在最后一个机器臂停止动作以前,两个人都站在玻璃隔窗前,看着对面繁忙的机械工作。
“每一次看到他的组装过程,我都要惊叹一回,所以你不用这么尴尬。”Dustin见怪不怪地看着Chris以茶杯挡住自己震惊表情的脸,“还有Mark,明天你和我一起送Eduardo过去的时候建议你收敛一下,不然的话……”
“不然怎样?”Chris被Dustin的语气弄得有些紧张,忍不住又喝了一口水。
“我怎么知道,我也是第一次过去啊。”
Chris正在考虑,是把嘴里那口水喷到Dustin脸上,还是把杯子里的水泼过去,Dustin已经拉开门走了出去Chris在心里暗骂到,该死的,这小子已经学聪明了,知道自己那副带肚腩的小身板打不过,开发了逃跑技能。Chris决定不管了,先泼水再喷水吧。
于是Chris连忙追出去,走到隔壁的工厂里,Dustin显然正在激活Eduardo,Chris悄无声息地走到Dustin身后,又含了一口水,然后拍了拍Dustin的肩膀,Dustin扭脸看过来,瞬间噗——水喷了一脸,只不过遭殃的不是Dustin,而是Chris。
“对不起,我只是下意识的动作,你还好吗?我可以帮你吹干一下,真是抱歉。”一个温柔的声音在条件反射闭着眼的Chris耳边响起,Chris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为什么和Dustin待久了自己都变得幼稚了,这样的事儿像是自己能干出来的吗?
不过Chris还没有说话,一块手帕带着轻巧的力道贴到了他的脸上,Chris颇不自在地接过来,擦干自己脸上的水,衬衣也完蛋了,而Dustin还在一旁激动地说个不停。
“Wardo,刚才那招真是太酷了,我真想一直待在你身边,这样就什么都不用怕了,那把透明伞你是从哪里拿出来的?能给我看看吗?还有什么功能?藏在哪儿了?你还能做什么?他们把资料收得可严实了,就算要我帮忙修复都不肯给我看,不如你告诉我吧?你还能做什么?刚才的反应太快了,你可很厉害!”
“没你说的那么夸张,Dustin?Dustin对吧,那只是基础的反应程序而已,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我的设置是应激型的,只有外界发生了一些事,我才能做出反应。”
“所有的反应吗?不会有例外?你的程序总不会都是应激型的吧?”
“因为我一开始的设计就是温和型AI,可是papa又不放心,加载了太多武器,最后只好全部设定成应激型,所以是的,我的程序都是应激型。”
“那就是说,你还不止刚才那把透明伞了?说实话你的工件细小又散碎,我完全看不出来能拼成什么,你能给我演示一下吗?”
“够了,Dustin,给他做个初步测试,可以的话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Chris总算处理了自己一时不慎的后果,及时拉回了Dustin完全脱轨的计划。
“好吧。”Dustin也知道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找出Eduardo的问题所在,麻利地开始了基础检测。
Chris这才有时间好好地正面与Eduardo交流,“你好,我的名字是Chris Hugh,你叫我Chris就可以了。”
“你好,我叫Eduardo,很高兴见到你。”
Chris看着Eduardo完美符合礼节的笑容和伸出来的右手,很自然地握住了Eduardo的手,温凉的触感,可能是因为才开启不久,体温模拟还没有提上来。
“很奇怪是吗?”
“对,是有一点感觉,但是又说不出来。”
“我猜,是因为我的态度吧。”
没错,Eduardo这样一说,Chris就明白过来了,是Eduardo说话的方式使自己觉得奇怪。明明刚才和Dustin说话的时候像一个纵容的家长,带着笑容耐心回答孩子的问题,可是跟自己交谈的时候,却像政治或是商业伙伴一样,礼貌友好。相同点只在于,不管是哪一种方式,都让人感觉到真诚。
“这是根据你们的信息模拟的最合适交谈方式,如果不喜欢,可以直接和我说,让我来转换。”
“这可真是……”
“我知道有点过于细致了,我也和papa说过这样的问题,不过papa说他就是想知道机器人能不能达到人类中情感处理的最好方式,所以才会设计出我。”
“嗯,看来至少在我们这里你是成功了。”Chris看着在一旁手指翻飞启动检测程序还不忘关注这边对话的Dustin,对Eduardo说到。
“但一定还是哪里有问题的,不然他们不会让我做那么多检测,你知道他们最后决定送我去哪里了吗?”
“我们要送你去Mark那里,让ta来给你做最后的测试。”
“如果我还是没有通过呢?”
“那很抱歉,恐怕……”看着Eduardo的眼神,Chris突然明白,他不是在问自己,只是把自己心里的疑问,不自觉地说了出来而已,最清楚自己命运的,除了Eduardo自己,还有谁呢。
“好了,一切正常,我们可以出发了。”幸好这时候Dustin最后敲击一下键盘,结束了测试,打破了稍显凝滞的氛围。“看来这个小胖子有时候说的话还是挺合适的。”Chris在心里默想着,面对Eduardo,即使知道他是一个机器人,Chris也没办法不顾及他的感受,毕竟他是第一个情感机器人不是吗。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