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桥一夕起

大战中一个报废的Tardis

心理描写(虐在一种描写手法里。)

一直觉得话唠加鬼畜语速的mark在不说话的时候排了一场内心大戏。不过我是写不出来了,只能开脑洞而已。总感觉mark一秒钟脑海里吐的槽用汉字要写个一千多字呢。





mark:我嫉妒wardo?这个律师简直是什么都想的出来,她为什么不去写小说啊,我怎么可能嫉妒wardo,那时候他有什么我不知道,他都是我的,我还用嫉妒他?如果说嫉妒他有我这么一个男朋友还差不多。
Shit,看来上午那个律师除了脑洞大了一点还算好的,看看这个老头,才是真正的烦人,不就是想说我骗了那两兄弟嘛,用得着拐这么多弯子,还叫了wardo来,你们把人家叫来又不认真听人家说话,还不把人看好,搞得我半途就不得不眼睁睁看着wardo离开,还要被你们缠着,离开不得。哦,外面又下雨了啊。






混蛋?哼,那么多人这样叫过我,但为什么我记得的那一句伴随着我半身电脑的破碎声呢?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