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桥一夕起

大战中一个报废的Tardis

神态描写(又名他们虐起来只需要一种描写手法)

这篇没有马总,连名字都没有。
问题在于,你能想象对马总的神态描写吗?他僵硬着脸,他僵硬着脸,他还是僵硬着脸。


Edwardo将眼睛紧闭了几秒,温柔的眼睛在眼皮的遮盖下疾速的转动着,然后睁开,快速地眨动了两下,四下里转动着。然后定格在头顶的标识上,眼神放空了,仿佛穿越了机顶,到了不知名的远方。
wardo第一次为自己所处的是头等舱露出庆幸的笑容,没多少人能看见他现在狼狈的模样。
wardo扯着一边嘴角,露出一个完全不符合他阳光青年的嘲讽笑容,他动了动头,让自己的视线转到机舱入口处,略僵硬地抿直了唇线。他并没有瞪着入口,那太不绅士了,他只是尽力不眨眼睛,实在支撑不住了才闭一下,又很快就睁开。刚刚还湿润的眼睛不用几下就干涩了起来。但他就是这样,睁着眼睛,闭一下,又睁开。
直到广播里传来起飞的通知,他才闭上了眼睛,把头转向了并没有打开的窗户。他的嘴角抖动着,像是在坚持着什么,忍耐着什么,终于他还是坚持不住,将脸埋在了双手中。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