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桥一夕起

大战中一个报废的Tardis

电影日记4

       为什么我看的同性影视,不管电影还是电视剧,只要明明确确同性题材的,就都是虐的呢。
        而且人家还分了方向虐的。
        电视剧《同志亦凡人》是生离
        电影方向的,像《断背山》《平常心》《云图》,是死别。
        也可能是我看的还不够多。一个颜狗,追着颜跑的,为什么要看这么虐心虐肝儿的东西啊,我是来看基情和真爱的,不是来找虐的啊。
        不过也许这就是现实,不管怎么样也挣不出去。现实枷锁是沉重的,但人性就是惯于承受和挣扎的,有时候我们逆来顺受,有时候我们又能据理力争。
        艾滋病可以说是同性恋话题中最现实,最沉重的一部分,但它又不是仅限于同性恋之间的。甚至我觉得,是由于同性恋这个敏感群体,对于艾滋病毒的敏感,使得我们更早地意识到艾滋的危害性。在《平常心》里,艾滋病最开始被称为“同性群体传染疫症”,(大概是吧,我看那个病房门口是特别标出了同性的。)但现在我们都知道,它是不分同性恋还是异性恋的。这简直是讽刺,最一视同仁的居然是病毒,而不是有理智的人类。
        我印象最深刻的关于艾滋的新闻,说的是从母体继承了艾滋病毒的孩童们,受到周围人的排斥,甚至被驱逐出村子。我当时问自己,如果是我亲近的人得了艾滋,我会怎么做。答案是,我也不知道,我简直不敢想,自己会怎么反应。
        现在我再想到这个猜想,仍然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可是我已经知道了生命本就是脆弱的,即使是人在屋中坐,也会祸从天上来。人的生命本来就是短暂的,有可能走在路上都被撞飞了,疾病的伤害至少还是可以抗争的。
      

等一下,我又跑偏了,我是来记录电影的。
好吧,说实话一开头我是没看出来绿胖居然会是攻的,不过一想他攻的对象,孔雀,嗯,确实是该做受。
话说电影里的插曲都好好听的样子,我得去搜一下,收着听。还有奈德跪地向菲利克斯询问要不要搬去和他一起住的时候,后面那三个妹子兴奋的像是同道中人。
好吧,现在倚天剑《断背山》,屠龙刀《平常心》两大腐林至尊武器已经顺利对我进行了屠杀,还好我的玻璃心在看完过后会自动升级成钢化的,没问题,我……还……能……再……坚持……一下的。
所以就算还有虐,我也要吃。哪怕满汉全席里混满了玻璃、铁钉、刀尖,我也得吃出个统一味儿的武器库来。
加油吧,那啥虐我千百遍,我待那啥如初恋。





2016.2.1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