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桥一夕起

大战中一个报废的Tardis

初心《1》

(下)

波特这个笨蛋!德拉科觉得自己的头一定是被家养小精灵当墙狠狠地撞了,不是一般的疼和晕,波特你怎么能在树林里乱转悠呢,还是在并不算很偏僻的地方,这下好了吧,被抓到你就开心了?
贝拉姨妈让他来认认这是不是波特,梅林啊,虽然波特现在的样子就算是邓布利多也不一定认得出来,但小马尔福先生怎么可能认不出,这个人的模样还是根据他的想象来“盗版”的,再加上五六年的注视,观察,他比这世上所有人还要熟悉哈利波特的模样和各种小动作,但以前只是为了找到他的错误,给他弄些麻烦事儿,现在却是他性命的问题了。
“I  can’t  I  can’t······”德拉科挣扎着说,他知道父亲有多希望借这个功劳重获那个人的赏识,至少上交波特以后自己家的日子会好过一些,但他不能,不能这么做,这是一条生命,是一个人,这是哈利波特。
他撒谎了,他说他认不出来,无法确定。之后的事发生的太快了,突然战斗就开始了,他还没调整自己的状态,手中的魔杖就被抢走了,波特这个家伙真的是认真的吗?他居然直接就从自己手中掰扯开,抢走了自己的魔杖!救世主他们还是逃出去了,就像他们一贯做的那样,逃脱了,但这却是德拉科第一次为他们的成功脱逃感到高兴。
然后,最后的大战就开始了。
德拉科趴在一堆路七八糟的东西上,脚下是熊熊的火焰,头发胡乱的被热浪吹腾着,浑身都是蹭上的灰尘,感觉自己没有那一刻比现在更加狼狈,更加亲近死亡了,即使是上次在厕所里的受伤也没有,至少那时候还有教授在,他不会让自己死的,但现在教授不在。
真是讽刺啊,德拉科靠在哈利背上的时候想,当初自己一身光鲜,年幼青稚地站在哈利面前,伸出友谊之手却被拒绝,如今的自己灰头土脸,一脸惊慌地趴在火海之上,却是哈利向他伸出援助之手。世界可笑的轮回着,却从不回头。
站在霍格沃兹的广场上,德拉科看见的是满地的碎石和血液,那些冰冷的尸体。这就是战争,他想,和传说中的震撼人心,激荡高昂不同,这是用人的生命堆积起来的代价,所有参与和没有参与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看他听到了什么?哈利·救世主·波特死了?怎么可能,他可是大难不死的男孩儿,怎么会······黑魔王又说了些什么,他没有听,他总是这样,在不合适的时候走神,但他不在意,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缺点,哈利,哈利他······不行,他要自己去确定一下。
德拉科听见谁在叫他,是父亲,很好,母亲也在那里,这是个很好的机会靠近过去。德拉科看着母亲伸开的双臂,尽量让自己的视线自然一点,这种两军对峙的时候,他不能引起别人的怀疑,他必须去确定一下。
接受父母的拥抱,跟随他们悄悄地隐入食死徒中,德拉科迅速且隐秘地看了一眼躺在海格怀里的哈利一眼,他保证,很快速的一眼,最多只有一直注意着他的母亲看见了他的眼神,没关系,母亲会理解他的。
幸好,德拉科舒了一口气,哈利没死。别人看不出来,他还不知道吗,哈利抿着唇的样子是在忍耐和等待,才不是死后的僵硬呢。
父亲悄声告诉他最后的战争马尔福家不会参战,德拉科又扫了一眼哈利,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看你了,德拉科想。马尔福家不准备在最后的战争中一路走到底,标准的马尔福式作风,那回去之后父亲一定会将马尔福庄园封闭。无论哪方胜利,对马尔福家都只会有害,不会有利的,所以封闭是必须的。只不过重开时可能你已经战亡了,或许你侥幸活下来了,但以后的德拉科不会再像现在一样了解你生活中的所有了,毕竟人是会改变的,对吧。
再见了,哈利,原来我们靠的最近的时候,也不过是逃离火海时那短短的几秒,心口挨着背后而已。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