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桥一夕起

大战中一个报废的Tardis

初心《1》(其实是不会起名字)

这好像是个意识流(拜拜)

(上)
德拉科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哈利了,哈利·波特,比哈利认识他的时候还要早的多。在他有意识之后,就常听到哈利·波特这个名字,尽管德拉科的父母已经尽可能地不让他接触一些东西,但魔法界的大英雄,想让所有人对这样的存在闭口不言是不可能的,所以在德拉科还很小的时候,他就开始想象哈利·波特小先生的模样了,他一定有一头乱七八糟的黑头发,因为哈利父亲的朋友,纯粹的布莱克家族长子,德拉科的舅舅就是那样的;或许他也有一双漂亮得如同翡翠一样的绿眼睛,就像妈妈所有首饰中他最喜欢的那条祖母绿吊坠一样。就是这样,没错,哦对了,还有他额头上那一道著名的伤疤,闪电的摸样。
德拉科高兴地给自己心中的哈利·波特塑造了形象,然后很容易地,他决定将他当做朋友,虽然德拉科从来没有见过他。德拉科没什么朋友,高尔和克拉布是朋友,布雷斯总往女孩儿里扎堆儿,潘西是个女孩儿。德拉科从来就没什么朋友,父母亲又整天忙得团团转,哦,梅林,原谅他的用词吧,至于家养小精灵的,诚恳的说,那真的是视觉上难以忍受的好吗,而且它们时不时撞墙的神经质真的很让人头疼。
但,没关系,德拉科想,他有哈利波特做朋友了不是吗,我说,那可是魔法界的英雄,黄金男孩,他是我的朋友不是吗?哈利会陪他玩儿,会在他跌倒后一边笑话他一边不厌其烦地数落他的不小心,会听他废话,会在他一个人的时候,陪着他。于是德拉科有了自己的朋友,一个还存在于幻想中的朋友。
很快,德拉科十一岁了,算起来“哈利波特”已经陪伴了他很久了,但他小心地不让别人发现自己这个想象中的朋友,先不说幻想朋友看起来有多蠢,父亲不会喜欢哈利的,毕竟是立场不同什么的不是吗。而今天,德拉科要去霍格沃兹了。在火车上,德拉科听说哈利波特,那个大难不死的男孩也在车上。他也是新生吗?德拉科感觉自己手背上的汗毛,包括手指尖都在微微的颤抖着了,哈利·波特,就要从他的想象中走到现实里来了吗?但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就跑去确认这个消息,反正他会是自己的朋友的,没有必要在火车上显得这么急躁,要是父亲知道了,会责怪他失了风度的。
于是他一路兴奋着,直到麦格教授让他们在台阶上等候着,他看见哈利波特了,就和他想象中一样,黑发,绿眼睛,还有眼镜,只是比自己脑海里的模样要更瘦小一些,总的来说,是符合的,包括那被一头乱发遮盖起来的伤疤。可是,看他在做什么?和韦斯莱家的小红毛凑在一起说话,怎么,在和自己成为朋友之前他就已经交上在霍格沃兹的第一个朋友了吗?
“So,it  is  true?”德拉科听到自己的声音,看到自己和哈利之间的距离在一点一点缩短,但他听不清自己说了些什么,也许是在讽刺韦斯莱?他不知道,反正马尔福家和韦斯莱家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这样言语上的交锋对于双方来说就像普通人见面问好一样,自然的就出来了。再说,说两句又怎么了,哈利会是他的好朋友,如果他想和韦斯莱家的人做朋友,那么最多以后看到这个红毛的时候闭上嘴就是了。
但是,看看波特这个混蛋做了什么!他居然拒绝了马尔福家小主人,他,德拉科·马尔福的邀请,他怎么敢,当年连那个人也是为他祖父的邀请而欢喜的好吗,这个愚蠢的,脑袋简单的救世主,他怎么敢,怎么敢!
麦格教授来了,德拉科不甘地退到一边,哈利·波特先生,你居然拒绝我伸出的手,那就再也别想成为我的朋友,我德拉科·马尔福向梅林发誓,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