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桥一夕起

大战中一个报废的Tardis

我还是头一次万分希望男主和女二号在一起诶(上)

虽说是上,有没有下,下什么时候出来,我也不知道╮(╯_╰)╭毕竟懒癌是种病。



小ned知道自己是和别人不太一样的,至少别人不会把死人戳活,又把死了又活的人再次戳死。在男子寄宿学校的日子里,父亲的遗弃和年少的孤独,让小ned感觉到,自己或许是一个累赘吧,不被祝福和拥抱的存在呢,虽然他依旧待人真诚,并且以制作派来安慰自己,但是他就是很难接受别人的靠近,只要他不想,就没人能走进他眼里,更遑论是心里。幼小脆弱的ned给自己造了座墙,保护自己,也隔离别人。
后来啊,小ned长大后开了一家派屋,然后就遇到了那个人。
olive,一个像小太阳的女生,每天都充满着活力,让看到她的人都能感受到世间仍有温暖存在。
那天小ned的派屋刚好开业一个月,在十五天,也就是半个月前,ned就发现,自己的生意好像忙不过来了,其实并没有很多客人,但自己是不擅长与人交流的,更何况自己本来就是为了有一个自由地做派的地方才开了这家店的,被生意抢走了注意力可不好。
于是在开业一个月后那个雨天,大雨冲刷着街道,行人们都匆匆躲避着豆粒大的雨点,ned无聊地趴在柜台上,只有一两个客人在派屋里,突然有人推开了这家小店的大门,“oh,这雨下的可真是大啊。”一个小巧的身影,披着红色的雨衣,走进了派屋,也走进了ned的世界。
ned呆呆地看着那个娇小的女生,一头金色的短发,毛茸茸的,像Dibgy的毛发一样,暖暖的颜色。一张大大的笑颜展现在ned眼前,好像自己内心的阴影都随着这场大雨和这张笑脸被冲散了。
“oh,hi,我是olive。”女生率先伸出了手,放在ned面前。
“eh,hi,我是ned。”过了两三秒ned才反应过来,愣愣的伸出了自己的手。
虽然门外就是电闪雷鸣的刺骨大雨,但ned觉得,自己手中就握着一个太阳,是自他母亲去世后,第一次感觉到的真实的温度,和来自派的温暖是不同的,更加柔软,真实。
于是,olive怀抱着满腔的热情,在一个雨天推开这扇门后,光荣地成为了一名服务生。

评论

热度(2)

  1. 御手洗灵异有桥一夕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