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桥一夕起

大战中一个报废的Tardis

作为一只乌龟,我认为我是幸运的,毕竟,我要比大多数动物都长寿,但不知为什么,我觉得我是我们这个族群中最不辛的。

我生活在阿瓦隆湖中,这儿是个很漂亮的地方,虽然小了一点,但胜在景致好。大概是我命不好吧,在我为数不多的出游(到岸边晒太阳)的日子里,我第二次看见了那个年轻人。

虽然作为一只老龟,偷看别人有点猥琐,但是好奇心不只让猫难受啊,老龟我也很难受啊。所以我伸长了脖子,努力地向那个木船上看去。里面是一个穿着骑士服装的男子,黑色的头发,不屈地翘立着,他状似安详地躺着,但以我老龟2.0的视力,他并没有合上眼。然后那个年轻人似乎在附身对那位骑士说些什么,老龟我听力不太好,到底有没有说,说了什么,我也没听到。然后,那个同样是黑头发的年轻人缓缓地将船推到了水中。

我听不清那个年轻人的声音,但从他源源不断的泪水来看,他一定已经哽咽不能语了。真是讨厌,干嘛要在老龟面前哭嘛,惹得老龟我也想哭了,突然感觉好伤心是为什么?

这让我想起上一次那个年轻人来这里,也是这样,一副伤心的模样。那次也有一条小船,依旧是由那个年轻人亲自推到水中,只不过上一次那船里躺着的是一个长头发的女生,挺可爱的样子,就是生机已经断绝了,脆弱的脸庞让龟害怕回想。上次那个年轻人也是哭的让老龟我都伤心了好几天,真是的,现在又来,唉,老龟我一颗玻璃心,不知道很容易碎的嘛!这次又要过很久才能恢复了。

收回伸长的脖子,无奈地摇摇头,老龟我心灰意懒地转身准备回洞穴里去了。突然好像有什么响动,我回过头看去,那个年轻人天空一样蓝的眼睛里似乎盛满了伤痛,我不禁缩了缩脖子,太讨厌了,我看见那条船上的火光了,真是太刺眼了,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对不熟悉的事物一向保持热情的老龟我,突然很不想再看见这个年轻人了,最好,他再也不要来了,真是讨厌,哼!

然而上天好像不准备接受一个老龟的愿望,又一次,刚好在我钻出洞口的时候,我又看见了那个年轻人,他看起来成熟了许多,但怎么会有我老龟老成呢,你看他哭的那个样子,2,30岁的人了,哭的像个小孩子一样,比以前还要幼稚的样子,还擦,擦什么呀擦,你那泪水拿阿瓦隆都装不住了。

又是一条小木船,你就不能有点新意吗?这湖里都有两条船了,马上又要有一条了。老龟我不想看下去了,还是回去吧,人类事儿太多了。

我慢慢地退回洞穴里,想着这次不用被他带的伤心了吧。可是,混蛋,怎么这次声音这么大,那撕心裂肺的哭泣声一直在老龟我耳边环绕,好像世界在他面前毁灭了一样,搞得那么哀伤,比前两次还要吓人,有一种绝望的意味,老龟我的心脏都揪起来了啊。

唉,不管了,不管了,反正我是不敢出去看了,怎么现在的人类有那么多的悲痛了吗?还是老龟我运气不好,遇到的这个年轻人格外地命途多舛呢?希望上天听到我的祈求,不要再让老龟遇到这个人了。老龟我一边努力的收缩自己,一边想着。就是,就是,怎么我的壳里都有水了啊,还咸咸的,阿瓦隆的湖水一向是清甜的啊,可能是谁哭了吧。

(在阿瓦隆三次埋葬了那个梅林所爱的人后,老龟如愿地再也没有看见那个叫梅林的年轻人,有时候老龟还是会想他的,但实在是不想看到或听到他伤心的样子了。当然老龟也不知道,那个年轻人不再伤心了,即使他活了那么久,变成了一个老人,但他一生的泪水似乎都在阿瓦隆湖边流尽了。有时候,老龟还是会觉得,阿瓦隆的湖水是咸的。)

评论

热度(3)